她時代   » 娛趣 

集結《人民的名義》原班人馬《天衣無縫》老中青三代大飆戲

2018年06月19日 08:04 瀏覽量:8348 來源:她時代

今年上半年,電視劇一直缺少爆款的出現,讓人不禁懷念起爆款迭出的2017年。尤其是去年3月底,出現了現實主義大戲《人民的名義》,它的收視率一路高歌猛進,在電視臺收視率

 今年上半年,電視劇一直缺少爆款的出現,讓人不禁懷念起爆款迭出的2017年。尤其是去年3月底,出現了現實主義大戲《人民的名義》,它的收視率一路高歌猛進,在電視臺收視率整體下滑的趨勢下逆勢飛揚,從破4,破5,破6,破7到破8,一口氣創造了中國省級衛視近10多年來的收視最高記錄,短時間內難以有電視劇可以匹敵。

稱它為現象級電視劇,不僅因為這部原創現實主義題材的創作為電視劇市場注射的一劑強心針,更因為它以前所未有的勇氣和擔當去表現時代和批判社會問題,黨中央“十八大”之后能夠出現這樣一部文藝作品,不僅受到了廣大觀眾的喜愛,更是中國民主與法制進步的一個重要寫照,通過文藝作品讓全國人民乃至全世界了解到中國反腐的堅定決心和力度。該劇的全戲骨陣容,把這部作品演繹得酣暢淋漓,不少觀眾對《人民的名義》是否出續集翹首以待。

    一邊是全民熱議的播出盛況,另一邊,《人民的名義》總制片人、導演、項目操盤手李路卻很是低調,甚少接受采訪。《人民的名義》收官后的一年多時間里,更是如此。17日,在上海市北外灘蘇州河畔的一家酒店內,廣電獨家專訪了攜最新作品出山的李路導演。

     因為《人民的名義》太深入人心了,我天天被問有沒有續集,什么時候拍攝續集。其實早在拍攝《人民的名義》的時候,我就已經表示我不會參與所謂續集的拍攝,因為不想重復同類型的題材。”他說道,“雖然《人民的名義》不會拍續集了,但是在新劇《天衣無縫》中大家能夠看到《人民的名義》90%的演員,他們再次聚首來詮釋一個全新的故事。”

爆款制造者、挖劇本能手、愛惜羽毛的李路其人

上世紀90年代初,李路進入江蘇電視臺文藝部工作,歷任南京電影制片廠生產副廠長、江蘇電視臺電視劇制作中心主任等。

導演科班出身,又在影視制作領域耕耘多年,電視劇走過60年一個甲子的風雨歷程,他親身經歷了其中的后30年。

用他的話說,“見證了中國電視劇從文藝畫廊中的新興形態走到全世界產量最大的電視劇生產國的過程。”

在此期間,90年代他便拍攝了電視劇《小蘿卜頭》《劉天華》,雙雙獲得“飛天”和“金鷹”雙獎;之后在工作期間先后讀了長江商學院、哈佛、哥倫比亞的商學院,成為導演中讀商學院最多的。

正是由于這段學習經歷和復合知識背景,讓他能夠跳出行業的思維局限,更清楚地看到當下老百姓需要和時代呼喚什么樣的作品。

從2008年執導電視劇《老大的幸福》開始,他卸去管理職務,專心地轉回到制作一線。“不是玩票,就是安心拍戲。”他說道。

他不是一個高產的導演,2008年以來,執導的作品僅有《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坐88路車回家》《人民的名義》,但是每一部都收視和口碑雙豐收。

《人民的名義》在豆瓣上有將近20萬人打出8.3的高分,而2010年的老劇《老大的幸福》的豆瓣評分也有8.2,2017年該劇再次在衛視黃金檔播出并取得了全國收視前十的佳績,好劇的魅力可見一斑。

從業30年,他做過大大小小的電視劇上千部,無一虧損,堪稱名副其實的爆款制造者。

而他發掘劇本的能力尤其令人信服。無論是《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還是《人民的名義》,甚至是《天衣無縫》,發掘劇本的過程都充滿了戲劇性。

2008年的北京電視節上,李路看了一個500字左右的故事大綱,經過了幾年的創作和不懈的爭取,有了《老大的幸福》;《山楂樹之戀》小說沒等印刷出來,他就找到老朋友、著名出版商張小波,爭取到了版權,雖然張藝謀導演的電影版《山楂樹之戀》公映在前,但實際上電視劇籌備比電影要早,劇本的創作過程更長;得知周梅森要創作《人民的名義》,在劇本僅有兩集的時候,人在外地的李路就坐第二天最早的航班飛了回來,經周梅森推薦,最終拿到了最高檢影視中心的正式授權,由他來總體操盤該劇。

在甄選劇本時,他有一套自己的邏輯,如何反映現實,如何引發大眾的心靈共振和思考。而他的作品卻也常常以“溫暖”著稱,“2008年的時候,大家都拼命賺錢,全民皆商,《老大的幸福》則呼喚一種慢生活,讓大家停下來討論什么是幸福;《山楂樹之戀》是想探討在一個多選擇多誘惑的時代有沒有純潔的愛情,每個人的心中肯定都有最純真、沒有任何物質成分的情感,當時我就提出通過這部劇重塑當代人的愛情觀;我一直認為題材無好壞,關鍵是切入口,拍《人民的名義》是因為周梅森的一句話感動到我,他說‘我要寫一個大中國的故事,把自己對中國十幾年來巨大社會變化的思索都容納進去,這個立足點就很不一樣。”他說道。

但是《人民的名義》畢竟是一個大格局、大視野的嚴肅題材,而投融資、拍攝、審批、播出……每一個環節的壓力都被他扛在了自己身上。他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出于高壓狀態下,一天只睡3個多小時

最終,《人民的名義》成績斐然,李路也變成了一個行走的“IP”,資本和項目不斷向他涌來。

“確實現在每天都有若干的電視劇和電影找來,人家給你提供很優厚的條件,作品本身也不錯,能夠有定力地說‘不’,說‘謝謝,以后再合作’,是非常非常難的,我一到兩年才拍一部劇,并不是一個富裕的導演。”

他笑道,“但是為什么這么多年,我就那么幾部東西,因為我很珍視自己的羽毛。作為一個創作者,我沒有拍著這部戲就去籌備下一部戲、考慮著第三部戲。年初《天衣無縫》拍攝完,按說我完全可以早就接一部戲并且拍完了。但是我一直到現在都在安安靜靜做后期,什么戲也沒有接,一個合同沒有簽,這半年來我婉言謝絕了大概上百個項目。像一個初學者一樣,不忘初心地把它做到極致,獻給觀眾,再去想我下面該做什么。”

《天衣無縫》后期階段,他天天鉆機房,去剪片子、合成、修改、敲作曲和音樂。因為他堅信,作為一個導演,精力是有限的,知識儲備是需要積累的,如果拍太多,過度消耗自己,只有輸出,沒有輸入,未來拍攝出來的東西一定是淺薄的。

他更愿意把自己所有的精力和思考包括資源全部化作下一部作品的發動機。

首次執導諜戰題材只因《天衣無縫》夠另類

“無非就是拍了一部好看的劇,一定要平常心。把它看得淡一點,才會做出更好的東西。”面對《人民的名義》創造的高峰,李路淡然說道。他是這么說的,更是這么做的。從《人民的名義》播出到現在,大多數時間都是安安靜靜在家呆著或者旅行,看書、選劇本。

過去一年《人民的名義》各種提名、獲獎有很多,但他格外認可去年獲得的一項“最具工匠精神導演獎”,他說:“我覺得工匠挺好的,但是要有匠心,無匠氣。我不上市,不對賭,不開公司,很多朋友很好奇,資本涌入人人都在賺錢,你為什么不去?我覺得從小切口入手把自己的專業做好做精挺好的,不能以經濟效益多少為目的,整得挺累沒有必要。”

《人民的名義》之后,他一直在想下一部拍攝一個什么樣的題材。“首先肯定要尋找一個比較有意思的,我們也在高坡上行走,要想以后的選材怎樣才能夠有所超越、有所突破、有所創新,對自己有追求有要求的人是不會躺在功勞簿上睡覺的。”他說道。

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到國外幫孩子考察大學時聽到一位海外華人講,有一個劇種是他們必看的,那就是諜戰劇。

“這句我入耳了,諜戰劇天然具備非常多好看的元素,但是我們不能為諜戰而諜戰,最終還是要通過一個精彩的故事去描繪那個年代的人文風骨,有些精神符號比如正義、良知和信仰,數十年、數百年都不會變,它是足以打動觀眾的。”

當時正好老朋友任泉抓了一個項目,是《偽裝者》的編劇張勇最新創作的《天衣無縫》,李路說:“看完劇本,我覺得是一氣呵成的,而且這是個有些另類的諜戰劇它是真正意義上的燒腦而不是貼標簽的燒腦,既有諜戰的元素,又有上海灘的元素,把隱蔽戰線上的這些革命先驅的故事寫得挺到位的,我骨子里的英雄情結很濃厚,尤其動蕩年代里的英雄常常會讓我們思考,如果是我,在那樣的境遇下,我怎樣去堅守自己的信仰。”

接了《天衣無縫》的項目之后,他就把大家組織起來,一句一句、一場一場、一個人物一個人物地過劇本。多年制片加導演的經驗,形成了他最大的優勢,把這部諜戰劇的筋骨重新拎了一番。

“很多諜戰劇都是以‘諜’和‘戰’為主,《天衣無縫》是以‘主義真’、以展現隱蔽戰線這些戰士的智慧和勇敢,以及他們對共產主義理想和信仰的追求過程為主的。我一定要把關于信仰、關于忠誠、關于那些為了尋找國家和民族的出路而拋頭顱、灑熱血的英雄們的故事用獨特的風格去展現和刻畫。”他說道。

他認為,對于導演和制作人來講,最難把握的和最見功力的就是“味道”兩個字。“用美學術語叫做‘意味’,用導演術語叫做風格。好導演和普通導演最大的差距,就是‘意味’和‘風格’的把握和呈現。我每一部戲花長時間去思考的,就是其中的味道,《天衣無縫》等到播出時會給大家交上一份答卷。”

此外,他還善意地提醒,《天衣無縫》在結構上做了美劇式的復合時空的嘗試,觀眾需要做好燒腦的準備。

集結《人民的名義》原班人馬,老中青三代藝術家大飆戲

《天衣無縫》是諜戰類型中少見的大群像戲,由老中青三代藝術家共同演繹。該劇基本湊齊了《人民的名義》中的演員班底,例如陸毅、吳剛、許亞軍、胡靜、丁海峰、李建義、張凱麗、馮雷、許文廣等。

李路說道:“《人民的名義》確實讓一批原本就是頂尖實力派的演員為更多的觀眾熟知,這些演員都是德藝雙馨的藝術家,通過《人民的名義》的合作和我相處得也好。大家互相承諾,只要有合適的角色第一個想到他們,而他們哪怕現在紅得發紫,只要是我的劇也一定會來參與和支持。他們首先就是戲好人好,其次,電視劇電影還是要塑造人物的,他們詮釋人物的能力,確實非常見功力,需要很多年的積淀和修養。”

此外,與李路合作過《坐88路車回家》的劉威葳,以及演技派的丁勇岱、吳越、李乃文、高露等,都是在演員這個行當中技藝精湛的“戲精本精”。李路透露,他們每一個人到劇組,基本沒有廢戲,都非常地好看,年輕演員看到他們演完都會忍不住流淚或者鼓掌。

《天衣無縫》中也有新加盟的新面孔,在劇中擔當非常重要的角色,秦俊杰、徐璐擔任男女主演,朱剛日堯、莫小奇等也會有亮眼的表現。

第一次和所謂的“小鮮肉”合作,李路對秦俊杰、徐璐贊不絕口:“這個戲我們追求厚重和質感,絕不要戲說,和你拍對手戲的人全是演得杠杠好的,你來一點虛的,馬上就露怯,所以必須拿出真本領。秦俊杰和徐璐的表現出乎我的意料,沒有任何那種新聞上寫的嬌浮之氣,非常謙虛、認真,從不遲到,那么大的臺詞量功課都做得也非常好,而且溝通無障礙。秦俊杰是很有自己的想法也特別有涵養的孩子,拍攝完每個鏡頭都跑到導演監視器,跟我聊剛才的表現后再去調整。”

“拍完這部戲,我給他們一個定位,就是‘90后最先卡位的實力派’,不靠顏值靠本事才能走得越來越遠,這次合作他們都挺開心的。”他說道。

《人民的名義》雖然不會拍續集了,但是能夠看到原班人馬在李路導演的諜戰劇中繼續飆戲,還是很值得期待的,相信觀眾們一定會看到很過癮。

據悉《天衣無縫》將在今年下半年跟觀眾見面,而李路導演還將籌備最新的項目,請大家拭目以待。

大家都在看

為你推薦

?

猜你喜歡

prev next
Copyright ? 2006-2018 Smartsh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0001336號-1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号